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娱乐新闻» 失散儿童回家之路

失散儿童回家之路

2018年8月17日 下午12:02

  ■影像世界■
  失散儿童回家之路

  近些年,印度现实生活题材的电影迅速崛起。在短短两三个小时的大屏幕上,我们看到一个发展中国家贫瘠落后的农村、高居不下的性暴力犯罪、男女社会地位不平等的现状,由此引发的话题和思考让全球注目。

  《雄狮》就是其中一部。它将焦点对准了印度走失儿童,这个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。没有苦情戏,没有歇斯底里的哭泣叫喊,只是一双无助的大眼睛,伤感地凝望着远山,已催人泪下。“知晓一个社会的灵魂,就看这个社会对待孩子的方式,除此以外,没有更好的办法。”南非原总统纳尔逊・曼德拉的这句话,恰可以作为这部电影的内涵。

  这部电影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。印度男孩萨罗5岁和哥哥在火车站站台走失,被送往万里之外的孟加拉国,侥幸逃脱人贩子魔掌后,又险入“狼窝”,几次他凭借自己的本能,逃离险境,后来被一对澳洲夫妻收养,接受了良好的教育。身在海外的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出生的地方,25年后,他凭借研究一张GOOGLE地图认出了家乡,找回了生母。

  走失儿童一直是整个社会面临的问题,对于很多家庭而言这简直是灭顶之灾。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日夜哭泣,倾家荡产也要把孩子找回来,但是几率甚微。影片中的萨罗之所以能找回生母,和他生母25年来一直守着这个家有关,她始终相信走失的儿子会回来。

  电影的最后字幕显示,印度每年有8万儿童走失或被拐卖。我翻查了一些资料,在印度,每6分钟就走丢一个孩子,有的甚至是飞车抢夺式的拐卖。那些被拐卖的孩子大多被卖去劳动密集型的工厂或家庭作坊劳作,有的被迫乞讨,还有一些卖去做性交易,或者嫁人。

  拐卖儿童问题之所以如此严重,归根结底是印度社会对廉价农业劳动力的贪婪需求。有的孩子白天劳作,要给水牛洗澡、喂食,捡牛粪便,晚上会被捆绑手脚,以防他们逃走,每天只吃一顿饭,而且是残羹剩饭。这些孩子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,令人震惊的是,有的孩子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。2012年印度颁布禁令,禁止雇佣14岁以下儿童,在印度,法律规定14岁以下的儿童需要接受教育,只有14岁以上的儿童可以工作,但这个规定对于大部分贫穷地区而言就如同白纸一张。

  对走失儿童的救援也值得关注。影片中,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度,无家可归的萨罗蜷缩在昏暗的地道中,那些人贩子早已盯上这些流浪儿童,准备将他们抓走。萨罗拼命奔跑,他终于看见了一名警察,但是那名警察站在黑暗的光亮处,双手叉着腰,无动于衷。这让人心寒。如果守护公正的最后底线被冲垮,执法者形同陌路,民众权益何以保障?萨罗被送进了一家收容所,收容所是这个社会的小“窗口”,从那里我们可以窥见这个国家对难民以及弱势群体的社会保障,镜头下,破败的收容所,低质量的教育,被殴打的孩童,无处藏身。

  幸运的萨罗最后被澳洲夫妻收养,他也因祸得福,得到了良好的教育。令他本人和观众吃惊的是,养母对孩子生养的态度。当25年后的萨罗决定去寻找生母时,养母哽咽着告诉萨罗,收养他的真相不是因为她不能生育,而是他们选择不生,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人口太多了,他们觉得更有义务和责任去收养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孩子。这句台词瞬间击中了我的心灵,在理想主义者的眼里,人性可以净化,而这个世界也可以被改善,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去践行,这才是社会前进的动力。信仰,无处不在。

  事实上,我国走失儿童的数据也不容乐观,每年走失儿童在20万左右,这些儿童只有0.1%能被找回。我国对于失踪人口的寻找还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以及制度架构,好在政府和民间一直为此共同努力着。公安部建立了“全国失踪人口信息网”,民间最大的寻子网站“宝贝回家”,登记的信息数万条。一些企业也将研发防走失儿童电话手表作为市场方向。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2017年两会提案中曾建议利用人脸识别等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,进一步提升儿童走失案件的侦破效率与破案率。这些或许只是被改善的一小步,但我们依然期许未来有更长足的进步。

  片名也很有意思,直到最后,导演才给出了答案:原来萨罗一直拼错了自己的名字,其实“雄狮”才是他的本名。或许,这个名字代表了坚韧、勇敢,因为狮子是群居动物,无论它走多远,都可以凭借气味找回自己的族群。细节永远是征服观众的终极武器。萨罗回家,全村沸腾,母子俩紧紧相拥,而萨罗并没有忘记养母,他给养母打了电话,告诉他们,你们永远是我的爸爸妈妈!血浓于水,但养育之恩大于天。愿每个孩子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。

  (作者系江苏省常州市检察院干警)

晴风

晴风

 
QQ在线咨询
免费提供计划软件
自动投注软件
万达平台主管QQ
81108